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社动态

善用蛇蝎蟾蜈“以毒攻毒”的国医大师周岱翰分享50年防癌治癌经验


发布时间:2018-8-10 18:02:17   点击次数:711   来源:触电新闻   所属分类:本社动态

    医学在发展,人类能否消灭癌症?癌症发病“重男轻女”?为什么不抽烟的人会得肺癌?是“千金难买老来瘦”还是“微胖更长寿”?素食防癌治癌科学吗?

    2018南国书香节暨羊城书展今天(8月10日)起在广州开幕。8月11日10:00—11:30,国医大师、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肿瘤研究所所长周岱翰将在琶洲会展中心1号会议室举办“健康生活远离癌症——国医大师周岱翰50年治癌经验读者分享会”。

如不能观看,请使用IE浏览器或在兼容模式下打开本页面。

    在2018南国书香节读者分享会前,国医大师周岱翰教授接受广东广播电视台独家专访,就防癌治癌热点话题和认识误区一一做出回应。

    周岱翰,国医大师,当代中医肿瘤学家。1941年5月出生,1966年毕业于广州中医学院中医专业,现为广州中医药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首席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中国中医科学院博士后导师,第三、四批全国老中医药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第一批中医药传承博士后合作导师,广东省名中医,广东省中医药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及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名誉主任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周岱翰提倡的中医抗癌理念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2005年9月23日的《羊城晚报》要闻版,独家报道了美国国立癌症研究中心(NIH)怀特博士(右)登门拜访,与周岱翰教授(左)交流中西医合作治癌的经验(文/廖怀凌、方宁、张秋霞  图/叶建强、陈秋明)

    周岱翰从医52年,是新中国成立后较早从事中医药治癌、中西医结合抗肿瘤临床研究的学者,开创岭南中医肿瘤学术流派,开设和推动中医肿瘤学高等教育,诠释“带瘤生存”,更新治癌理念,首创国内肺癌中成药“鹤蟾片”。擅长治疗肝癌、肺癌、肠癌等晚期恶性肿瘤。

     2002年11月25日的《羊城晚报》要闻版,独家报道了周岱翰教授(左)使用蜈蚣、壁虎等中药“猛药”治疗来自英国伦敦的癌症转移患者鲍勃(右)的成功案例(文/廖怀凌、方宁    图/黄伟江)

    周岱翰教授积极推动中医肿瘤学高等教育,任教育部首部规划教材《中医肿瘤学》主编。出版学术著作8部,发表论文百余篇。1986年获“全国(部级)中医药重大科技成果乙等奖”,2010年获“教育部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广东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2010年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授予“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2011年被中华中医药学会授予全国百名“郭春园式好医师”称号。2016年底被广东省中医药学会授予“南粤最美中医”称号。2017年6月被广东省委宣传部授予“南粤楷模”称号。

    由周岱翰教授主编的《杏林问道—肿瘤临证耕耘录》,8月11日在南国书香节举行首发仪式。该书72万字,由广东科技出版社出版,系统总结了周岱翰教授50余年从事肿瘤临床和理论研究的临床经验。

    周岱翰教授(左)接受广东台对外传播中心总编辑廖怀凌(右)独家专访,分享50年中医治癌心得    图/梁乐明

    廖怀凌:您的读者分享会主题是《健康生活远离癌症》,正如您提到的,很多不良的生活方式、不良情绪会导致癌症。很多读者都有同一个疑问:是不是情绪调整好了,生活方式健康了,就能够不得癌症?医学不断进步,人类能否消灭癌症?

    周岱翰:癌症是一种基因性疾病。世界卫生组织把癌症解释为人类生命历程中危险因素积累的结果。癌症发病率为什么会越来越高呢?人类进入了高龄社会,人类的寿命延长了,我们中国由解放初的五十多岁现在到了七十多岁,这个是新中国对国民健康的极大贡献。所以,进入老年社会,癌症增多,我想这个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如何推迟癌症的发生,如何使得癌症发生以后,病人能够生存更长时间,这个是我们中医肿瘤界可以发挥、可以有用武之地的地方。

    2017年6月29日,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举办的“国医大师、全国名中医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周岱翰教授(右3)荣获“国医大师”称号,广东省中医药局局长徐庆锋(右2)出席大会。

    进入21世纪,社会发展,人类由急性传染病时代进入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时代。慢性非传染性时代的疾病,包括心脑血管疾病、癌症、代谢障碍性疾病、运动障碍疾病、精神情绪病等,是长时间、多因素逐渐形成疾病。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治疗目的,是带病生存。

    人类不可能消灭癌症。因为如果消灭癌症,物种就不平衡了,地球就容纳不了这么多人,所以应该有新陈代谢。

    2018年6月23日,家人和弟子们为周岱翰教授庆祝生日

    但是,在这个癌症发病过程中,生活方式是重要的因素。现在认为癌症是基因性疾病,由遗传基因决定,但是遗传基因在决定人类发病过程中,它什么时候发生,早发生还是晚发生,发生的时候是初期还是一发生的时候就是晚期,那就由附着在遗传基因上面的这些蛋白质界定。这些蛋白质就是“表观遗传基因”。“表观遗传基因”调控遗传基因的发病,基因的调控作用又受到人类的不良生活方式影响。人类的不良生活方式,熬夜、爱吃燥热的东西、日夜颠倒、生活没规律、不运动,并发肥胖等代谢性疾病,都促进表观遗传的调控,促进癌症的发生。

    从这个角度看,生活方式确实影响癌症的发病,但是我们认识到,目前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对自身人体奥秘的认识,还有待更进一步的开发和研究。你看我们对天体、宇宙的认识,就因为望远镜的改善,发现原先很多的认识误区。同样,除了我们一直强调的生活方式,癌症的发病可能还有很多其他的影响因素。

    2017年12月20日,广药集团聘请周岱翰教授(中)为首席科学家,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左2)、周岱翰的两位爱徒:党的十九大代表、广中医一附院肿瘤中心主任林丽珠(右2),广州中医药大学肿瘤研究所副所长张恩欣(左1)出席。

    廖怀凌:健康生活方式对癌症的发病有着如此重要的影响,为什么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现不抽烟的人会得肺癌?不喝酒的人会得肝癌?是不是生活方式的健康不如心情的愉快更重要?是不是想怎样就怎样、率性而活更有利于健康?

    周岱翰:简单地说吧,不抽烟、不喝酒,也可能得肺癌、肝癌,就好比买股票。我不懂得股市的机制、没有金融知识,去买股票,也可能买到涨的股票,偶然地中彩呀!对不对?所以呢,就像炒股不能一概而论一样,我前面提到了,癌症的发病是长时间、多层次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它既有遗传基因变异存在,也有表观遗传调控共同作用。我们仍然要提倡健康规律的生活方式,不光预防癌症,也可预防其他的慢性非传染性疾病。

    2018年1月9日,周岱翰教授(左5)被聘为首届粤港澳大湾区卫生与健康合作专家顾问,并作《治未病理念防治癌瘤在大湾区的发展前景》主题报告。

    廖怀凌:在中国人口死因榜上,癌症位列第一。女性普遍比男性长寿,男女寿命的差距与癌症发病有没有必然的关系?

    周岱翰:由于社会压力大、不良生活习惯多,绝大部分癌症“重男轻女”(妇科癌症除外)。发病率的男女性别比从2∶1到10∶1不等,肿瘤专科医院的病床设计也是男多于女。

    男高女低的癌症发病率也是导致男女寿命差距的主要原因之一。癌症死亡是中国人口的第一位死因,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大肠癌、乳腺癌、宫颈癌、鼻咽癌和前列腺癌构成癌症死亡人口的80%以上。上述九大类“主流癌症”中,除妇科肿瘤外,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明显“重男轻女”。在上述“主流癌症”以外发病率男高于女的还有:肾癌、膀胱肿瘤、喉癌、白血病等。

    2016年11月6日,周岱翰教授应邀出席“香港中医治疗肿瘤学术研讨会”并做主题讲演。

    癌症发病之所以“重男轻女”,因为男性是社会的顶梁柱、家庭的主要劳动力,承担较大的压力,长期处于精神紧张状态,神经内分泌系统的紊乱可以引起基因突变;同时,很多公认的致癌因素源自不良生活习惯和饮食习惯:吸烟、过度喝酒、熬夜、煎炸食品、太烫的饮食习惯(如功夫茶、打边炉)……这些不良习惯也是男人比女人多。

    大多数烟民是男人,烟草使用造成肺、喉、口腔、胰腺、膀胱、胃、肝、肾和其它类型的癌症;环境烟草烟雾(被动吸烟)引起肺癌。过度摄入酒精则可引起食道、咽、喉、肝癌。此外,不良的饮食构成也会致癌:缺乏水果蔬菜、嗜好煎炸食品和高盐饮食、缺乏身体活动等,这些坏习惯也是男人更多。

    世界卫生组织2007年就正式把“上夜班”列为致癌因素之一,理由是夜间的灯光减少了人体褪黑激素的分泌,后者有抑制癌变细胞的作用。丹麦则是第一个把夜班致癌列入工伤的国家。而最常熬夜的“网迷”、IT从业人员和股票证券从业人员都是男多于女。

    所以相对女性,男性工作强度更大、社会活动范围更广,应酬更多,暴露在各种致癌因素下的机会也就多很多,男人不是强者,而是需要关注的弱者。

    周岱翰教授(左)携夫人(右)出席2017年6月29日在北京召开的“国医大师、全国名中医表彰大会”。

    廖怀凌:您是1960年考入当时的广州中医学院的,在五十多年的从医从教岁月里,您默默耕耘,开创了岭南中医肿瘤学术流派,创立了中医肿瘤食疗学,拓展了中医肿瘤四诊,成为现代中医肿瘤学奠基人之一,被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评选为国家级中医大师——“国医大师”,是岭南中医界的骄傲。请您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岭南中医药防癌治癌有什么优势和特色?

    周岱翰:中医肿瘤学科的发展经历了殷周至隋唐的早期(孕育)阶段,在宋元时期形成丰富的学科理论,至明清时代,专业学术日趋成熟,至近代成为中医学的崭新临床分科。早在殷墟甲骨文和《黄帝内经》中已有“瘤”字和病名的记载。神医华佗在东汉末年首创了麻醉下手术治疗体内“结积”(肿瘤);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奠定了中医肿瘤学临床辨证论治的规范。

    中医学认为,癌瘤的病机是“毒发五脏”(内脏病变在局部的表现),“毒根深茂藏”(病灶由里及表,隐蔽而广泛)。治疗特色是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治疗方法或祛邪消瘤,或扶正补虚,因机体与肿瘤即整体和局部(本与标)之间的关系而异,而扶正补虚常应用于中晚期癌症的全过程。整体观念要求不但要看到瘤块,更要看生长肿瘤的人,即“以人为本”,强调治疗“得病的人”,从而避免了“以瘤为本”造成的过度治疗。

    2017年9月7日,国医大师周岱翰教授(右3)、全国名老中医欧阳惠卿教授(左2)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种下“大师树”

    岭南地域地势低洼湿热比较严重,因为湿热致病的鼻咽癌,在全国最高发。岭南地区的原发性肝癌也是常见的。用岭南草药、岭南凉茶、岭南中医疗法,在日常生活中,防治鼻咽部的炎症——咽喉痛,防治肝炎引起的消化道湿热症状,起到很好的作用。

    很多肿瘤经过化疗或者手术以后,出现副作用和身体虚弱,也是中医肿瘤学大有可为之处。通过中医药的治疗,哪怕是转移复发的癌症患者也可以达到改善生活质量、带瘤生存的目的。

    2017年12月6日,周岱翰教授(右)携爱徒张恩欣教授(左)出席第四届中医科学大会

    廖怀凌:您主编并在南国书香节上首发的《杏林问道—肿瘤临证耕耘录》一书中记载,动物、植物、矿物均可入药。可否介绍一下常用的抗癌中草药和适应症?

    周岱翰:常用抗癌中草药大致可分为三大类。

    第一大类是金石矿物类如汞、火硝、雄黄等,这类药物常用于配制丸散膏丹,不作汤剂,皆属外用之品,有脱腐去着,消蚀肿瘤的作用。

    第二大类是昆虫动物类,部分有毒且药性峻猛。

    蟑螂、穿山甲、麝香等,用于攻坚破积,具消痞块、破淤积的作用。

    水蛭、五灵脂等,用于活血化瘀,具推陈致新、去腐生新的作用。

    白花蛇、蜈蚣、蚯蚓等,用于熄风定惊,具驱风镇痉的作用。

    蟾蜍、蜘蛛、壁虎、熊胆、牛黄等,用于解毒消肿,具解毒疗疮、化结溃坚的作用。本类在昆虫动物药中应用极广。

    海马、阿胶、胎盘等,用于滋补强壮,具滋补机体、强身祛邪的作用。

    第三大类是本草植物类,也是这是应用最多、最广的药物。经过大量的筛选,发现不少具有抗癌活性的植物。

    本草植物药按其作用可分:活血祛瘀类(具化瘀止痛、软坚消积的作用,如丹参、小茴香等);清热解毒类(具解毒抗痛的作用,在攻法中应用较多,如白花蛇舌草、蛇毒、野百合等);扶正抗癌类(具有扶正补虚的作用,可能有提高机体抗病能力及调整酶系统、促进自身免疫或获得性免疫等功效。如灵芝、香菇、蘑菇、北芪、党参、百合、薏苡仁、麦冬、天冬、玉竹等)。

    2017年9月16日,周岱翰创办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中心迎来30周年科庆

    廖怀凌:您研制并在在1985年上市的第一个肺癌中成药“鹤蟾片”,用于治疗肺癌,至今仍广泛应用于临床。常听说中医“以毒攻毒”,蝮蛇、毒蝎、蜈蚣、蟑螂、蜘蛛都有疗效。记得在16年前,我曾采访过您收治的52岁英国病人鲍勃,在伦敦大医院诊断为癌症腹壁转移,癌性腹水2000毫升,千里迢迢来广州求治,您给他开出蜈蚣、壁虎等猛药,虽然吓着了病人,但最终令病人的各项肿瘤指标下降到正常。中医药“以毒攻毒”的医理、药理是什么?

    周岱翰:我在1978年的《新中医》杂志中就曾经发表过中医药治癌的心得。

    比如蝮蛇,除去内脏的全体蛇胆可入药。主要含蛋白质、脂肪等,药用有效成分为蝮蛇毒,性甘,温,有毒。可祛风解毒,治顽痹,疗恶疮。现研究其抗肿瘤有效成分为蛇毒。主要用治消化系统肿瘤如胃癌、食管癌等,亦用于治疗癌症疼痛。

    又如蜈蚣,主要含与蜂毒相似的两种有毒物质即组织胺样物质、溶血蛋白质,尚含胆甾醇络氨酸、亮氨酸、蚁酸、脂肪油、灰分等。性辛,温,有毒。常用于治疗间叶组织及神经组织肿瘤,如软组织恶性瘤、骨肿瘤、脑肿瘤等,亦用以治疗胃癌、食管癌、肝癌、宫颈癌、皮肤癌等,并有解毒镇痉,抗惊厥,止疼痛的作用。

    又如壁虎,别名守宫,天龙。主要含马蜂毒相似的有毒物质及组织胺类、蛋白质等。性咸、寒,有小毒。为民间治疗各种肿瘤的常用药,多用于治疗消化系统肿瘤如食道癌、胃癌、肝癌,亦用以治疗宫颈癌、肺癌、鼻咽癌、恶性淋巴瘤、脑肿瘤等。

    2017年6月。周岱翰教授(左2)被广东省委宣传部授予“南粤楷模”称号,时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慎海雄(右)颁发荣誉证书。

    廖怀凌:您的专著《中医肿瘤食疗学》一版再版,一再脱销,作为您创立的岭南中医肿瘤学术流派的重要构成,癌症病人食疗有哪些特点?有哪些“忌口”?

    周岱翰:癌症病人的饮食调养应选用富含各种营养素、新鲜而又容易消化者,动物性和植物性食品兼顾,提倡清润滋补而避免辛辣刺激,抽烟、饮酒和过嗜煎炸皆不宜。临床上常常见到癌症病人有食欲不振、脾不健运的通病,这是病人味觉减退的缘故,即使甘香鲜味亦淡如嚼蜡。所以,病人的食谱宜广不宜窄,可选择美味的食物以适应迟钝了的味觉,否则就更无胃口。

    饮食与癌症存在相宜或相忌的问题,是由病人机体情况与癌症的病理变化决定的。祖国医学认为人体有阴阳偏胜,寒热虚实的不同。对于热症患者,宜用凉润之品,对于虚寒病者则宜用甘温食物。在缺乏实验依据和临床验证的前提下硬性规定“癌的戒口”及“饮食宜忌”,束缚和限制了病人摄取机体所需营养素的来源,这不是科学的态度,因而是不可取的。

    对于癌症的膳食,应该强调服用新鲜食物,食谱不宜太简单,营养成分要平衡;必须有多种适量的动物蛋白质或奶类以满足机体对主要氨基酸的需要,提倡低脂饮食,限制摄入动物脂肪,注意饮食清淡适量,勿食燥热炙煿、辛辣刺激或寒湿生冷的东西,膳食中应有足够的新鲜蔬菜、水果以及保证机体有充足的维生素和纤维素。

    廖怀凌:广东人流行“食补”。能介绍一些家居的防癌食疗方吗?

    周岱翰:癌症的发生与人的生活方式和营养有密切的关系,某些食物与癌有显著相关性,但自然界中亦不缺乏防癌治癌的物质,主要有四大类:

    第一类是海洋生物。如水鱼、蛤、牡蛎、乌贼、鳚鱼、短鞘章鱼、海参等的提取物有抗肿瘤作用。特别是海参、鱼鳔、乌贼、团鱼等,在中医历代文献中,有其防治类似癌瘤的癥瘕积聚的记载。

    第二类是乳类。在各种食物中,其所含营养素较齐全。乳类容易被消化与吸收,为体虚者的优良食物。各种不同的乳如人奶、牛奶、马奶、羊奶,其成分虽有不同,但营养差别不大。乳类含丰富的乳酪蛋白、乳白蛋白、乳球蛋白、乳脂和乳糖、无机盐等。

    第三类是食用真菌。食用真菌营养丰富,味道鲜美,这类食物含有大量的多糖、多糖蛋白和多肽类物质,能不同程度地提高机体免疫功能,如促进白细胞、单核巨噬细胞数量的增加,增强其吞噬功能,促进淋巴母细胞转化,促进抗体生成等,这就调动了机体的抗癌能力,对预防和治疗肿瘤有积极作用。

    第四类是新鲜水果与蔬菜。自然界中的天然抗癌物质,也广泛地存在于新鲜水果和蔬菜中。猕猴桃其维生素为柑橘的数十倍,对于心血管疾病和癌症有一定的防治作用。苹果富含维生素C、钾、果胶和纤维素,有利于防癌。梨子、大枣、柑、山楂、葡萄、龙眼、蔗、西瓜等皆有一定的营养和治疗作用。各种蔬菜供给机体一定量的粗纤维,以保持大便的通畅,对预防肠癌有积极的意义。某些蔬菜的防癌效果已受到充分的重视,如萝卜可解除烧焦肉类中的苯并蓖等致癌物质的毒性,又能抑制致癌物亚硝胺在体内的形成,胡萝卜、番茄、土豆富含维生素A,是国外较喜爱的蔬菜;海带和紫菜含大量的钙,钙能使体内某些有毒物质转化成无毒物质,起净化血液的作用,海带、紫菜还含有碘,对防治乳癌和甲状腺肿瘤有一定的作用。

    廖怀凌:时下流行的素食抗癌靠不靠谱?

    周岱翰:并没有足够的科学依据支持“素食防癌抗癌论”。素食抗癌使身体摄入的能量严重不足,癌细胞可能营养供应受限但不会被饿死,反而是病人被饿得奄奄一息。

    素食疗法之所以受推崇,跟人们相信“癌细胞可能被饿死”的想法是分不开的。不少人相信吃以蔬果为主的素食,甚至像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在患癌早期那样推崇节食、禁食,即所谓的“辟谷”,借此达到“饿死癌细胞”的目的。殊不知,当身体摄入的能量严重不足时,癌细胞还没有被饿死,病人已经先被饿得奄奄一息了,不但耽误了正规的治疗,而且可能因身体过于虚弱而死得更快。

    癌症是一种对身体消耗性极大的疾病,癌组织具有自我调控能力,不受机体素食、节食的影响,不会被“饿死”。特别是接受了放化疗身体消耗更大时,通过辨证食疗补身子,增强抵抗力,是可以帮助提高疗效的。

    策划:廖怀凌

    监制:李凯健

    编辑:李凯健、林红雨

    摄像:楼奕希、梁乐明

    资料:张恩欣、丁春玲、方宁、张秋霞

    出品:广东广播电视台对外传播中心

 


   
版权所有  广东科技出版社有限公司  粤ICP备09038459号-1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粤)字第022号
粤工商备P011806000525
Copyright © 200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